?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普之窗 >地質人物
忠誠書寫贛核夢
信息來源︰中國礦業報 瀏覽次數︰451 發布日期︰2018-01-02 16:40:10
      初秋,北京。
      在第二屆“最美地質隊員事跡報告會”上,江西省核工業地調院礦產勘查開發公司(以下簡稱“地礦公司”)副總工程師陳育林當選本屆“最美地質隊員”。
      “江西省國土資源廳地質儲量評審專家庫”、“地災評估專家庫和地質礦產專家庫成員”……在江西省的地礦行業內,陳育林以業務的爐火純青贏得口碑,而這次獲此殊榮,眾望所歸。
      然而,在這一個個耀眼光環的背後,卻是陳育林32年扎根基層,付出半生心血的辛勞。
      像戰士一樣堅守陣地
      “當年高考填報志願時,也不知道核地質是干什麼的,就稀里糊涂報名了。”沒想到這次無心的選擇,卻讓陳育林與核地質結下了一生的不解之緣。
      陳育林出生于1964年,自1986年從華東地質學院放射性地質專業畢業後,便被安排到江西省核工業地調院地質分隊工作,主要負責地質填圖工作。一年後,由于其業務水平出色,陳育林被任命為地質填圖小組長,後又成為地質分隊技術負責。
      時間回溯到20世紀90年代,隨著國家發展戰略的調整,全國核地質行業陷入低迷,計劃內找礦項目逐年減少。地調院不得不將工作重心逐漸轉向測繪、物探、工勘等市場項目上。
      在那段艱難的日子里,一些人特別是有專業的技術人員以各種形式離開了單位,但陳育林從來沒有想過離開,而是多崗位工作。1998年,單位成立了地質科研公司,陳育林被安排到滬昆、京珠等高速公路實施岩土工程勘察、施工項目,他盡心盡責,認真工作,項目施工進展順利。隨著地調院測繪產業逐漸發展,單位下屬的測繪院急缺人手,單位又于2000年將他放到了測量崗位。面對電腦作業這一大難題,年近40的他沒有退縮,而是與時俱進主動向年輕人請教,一有時間就練習打字、畫圖,不僅在較短時間內掌握了基本的電腦操作,還能熟練運用CAD等畫圖軟件。
      2006年,因我國南方硬質岩鈾礦普查工作啟動,桃山恢復找礦,單位承擔了寧都縣大府上北部地區、寧都黃泥田、興國營前3個地區的鈾礦普查項目。陳育林又挑起了大梁,負責興國營前鈾礦普查項目。興國營前鈾礦普查項目是中央基金項目,作為項目經理和技術負責的陳育林深知自己責任重大。那時,陳育林闊別地質找礦已近10年。為了盡快開展工作,他加班加點重溫鈾礦知識,認真學習礦體特點和破碎帶的鑽井工藝,刻苦研究鑽孔部署,還不時與桃山同期2個項目的負責人交流經驗。最終,他們出色地完成了任務,為後來的桃山找礦工作打開了思路,奠定了基礎。
      2012年,單位承接了海外找礦項目——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銅礦地質調查項目,當時的陳育林已年近5旬,由于常年奔波在野外一線,加之飲食不規律和長期超負荷的工作,他不僅患有慢性胃炎、風濕性關節炎等“地質病”,還在當年被檢查出腰椎間盤突出,且年邁體弱的母親需要照顧,但他得知單位亟須一名經驗豐富的負責人帶隊前往時,他又一次挑起了重擔,帶領隊伍遠赴異國他鄉留守一年,圓滿完成了任務。
      數年來,陳育林先後參與和負責完成了江西省寧都縣桃山地區多個鈾礦地質普查、廣昌縣竹坑銅銀礦和陳莊銀鉛鋅礦區詳查、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銅多金屬礦地質調查,以及滬昆、贛粵、京珠高速公路岩土工程地質勘察施工、地質災害調查等幾十個項目,涉及單一鈾礦找礦到多礦種找礦全覆蓋。他堅持學習最新的科學理論知識,刻苦鑽研找礦技術,探索找礦規律,將理論經驗運用到生產實踐中,用責任和堅持書寫著自己對核地質事業的熱愛。
      勤奮終有大驚喜
      “陳育林工作踏實,一直堅守在基層一線,為單位的發展作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這一切看似平常卻實屬不平凡。”采訪中,江西省核工業地質調查院黨委書記周建民如是說。
      “老陳對找礦有著非同一般的熱愛,只要有新發現,他就會特別興奮,迫不及待地將礦石制成模片放在偏光顯微鏡下觀察,有時候能抱著樣本研究一個晚上。”和陳育林共事30多年的同事——地質高級工程師周慶武也向記者介紹說,“一根筋”的陳育林對找礦情有獨鐘,每每有新發現時,總會興奮不已。
      2007年,桃山地區寧都縣大布礦床西部鈾礦普查項目實施時,身為項目經理的陳育林和同事們一起加班加點開展工作。他們白天研究大布礦床西部的地質情況,夜晚仔細查閱桃山地區的地質資料,認真總結桃山地區的成礦規律和控礦因素,連睡覺想的都是如何將鑽孔布置在最有利的位置,提高鑽孔見礦率。
      功夫不負有心人。
      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鑽機一如往常地轟鳴。陳育林忙著岩芯編錄。
      “陳工快來看啊,岩芯好像不太一樣。”突然, 鑽機機長傳來異樣的喊叫聲,原來是鑽機機長憑經驗看出當時取出的岩芯十分特別,陳育林趕緊跑過來,一把接過岩芯仔細端詳,發現上面有黑色樹狀的礦脈,便迅速地拿出伽馬輻射儀上前檢測。只見平時“悶不做聲”的伽馬輻射儀頻頻傳出急促的警報聲。經驗豐富的陳育林一看便知此次找到的鈾礦品位不低。
      經專家認證,此次發現找到的鈾礦為瀝青鈾礦、鈾石一類原生鈾礦。
      “這未經氧化的原生鈾礦十分罕見,且品位高,有些人找了一輩子的鈾礦也不一定能見到,我找了20年的礦也是頭回見。”陳育林興奮地說著,聲音都有些顫抖。
      辛勤的汗水終于換回意外的驚喜,陳育林激動不已。
      瀝青鈾礦的發現,打破了前人對該地區礦體小、品位低,難以找到大礦富礦的言論。
      在之後施工的鑽孔中,幾乎孔孔見礦,且有的品位高達百分之一,有的地方甚至厚達七八米。
      業務精深守清廉
      談起陳育林,地礦公司的“80後”博士、工程師曾廣亮也豎起大拇指︰“說起陳工,那可是我們單位的‘活地圖’。”同樣是在桃山找礦項目,曾廣亮回憶說,那時,有時候出任務要跑十幾個點,用GPS定點雖然準確,但十分費力,一天只能定幾個點,而陳育林只看看地形地貌,就可以用羅盤直接定點,不僅速度快還十分準確。曾廣亮介紹說,陳育林還十分熟悉桃山的地質成礦背景,對江西省的圖幅也了如指掌,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馬上知道要去省廳資料館收集哪個圖幅的資料,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陳育林嚴謹的工作態度和腳踏實地的工作作風貫穿于他所從事的每一個項目中。2016年,地礦公司承接到于都銀坑銀鉛鋅礦調查項目,該項目對驗證鑽孔要求非常高,需要嚴格控制鑽孔傾角和方位。而測斜儀的準確性是保證鑽孔傾角和方位準確的關鍵,正所謂,差之毫厘,謬之千里。每次鑽孔測斜前,陳育林都再三要求技術人員要在校驗台反復檢查測斜儀,檢測合格後方可上鑽機測量,從而保證了施工測量時數據的準確度,使項目得以高質量地實施。
      江西省廣昌縣竹坑銅銀礦區詳查項目屬于有色金屬找礦,又是坑道探礦,陳育林還是頭一回接觸到該類項目。為此,他又拿出特有的拼命勁,刻苦學習相關知識,仔細研究該類礦體特征、成礦規律和控礦因素,合理科學地設計布置坑道,並停止了一些不合理的坑道工程。最後,不但幫業主找到了富礦,順利辦下了采礦證,僅合理布置坑道便為業主省下了一兩百萬元的費用,獲得了業主的好評。
      陳育林不僅熟練掌握找礦知識,還能熟練地將測繪和工勘的知識運用到找礦工作中。2010年,單位安排陳育林到江西省廣昌縣陳莊銀鉛鋅礦區詳查項目做技術指導。當時項目采用坑道探礦,用的還是羅盤、測繩等老辦法測量定位,坑道設計不安全,各坑道之間不通風。干過幾年測繪的陳育林深知位置準確的重要性,來到項目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測量,借助于測繪的精準定位,陳育林將原本沒有貫通的坑道連接了起來,合理布置坑道工程,還建議業主增加鑽孔,使得探礦工程整體布局更加合理,找礦目的性更強,更為業主節省了一大筆資金。
      這期間,不乏有些民營礦業老板想重金挖走他︰“跟著我干吧,錢和股份都不是問題。”面對金錢的誘惑,陳育林總是搖搖頭,婉言謝絕了,因為他知道,他是核地質人,他要扎根在核地質的土壤上。
      陳育林不僅十分注重項目實施的進度和細節,對于項目安全生產管理也有著嚴格的要求。2008年,單位承接了江西省廣昌縣竹坑銅銀礦區詳查項目,作為項目技術負責的陳育林來到坑道口熟悉項目情況時,突然听見一聲巨響,隨後一陣沖擊波向他襲來。原來業主前期已經聘請了礦山施工隊,當時正在坑道內施工爆破生產,陳育林了解情況後,第一時間找到了業主進行溝通,要求錯開時間作業,在做好自身安全生產工作的同時,還督促業主做好安全教育,監督施工隊伍嚴格按照管理制度安全作業,從而確保了項目的安全實施。
      傳承教誨後來人
      地礦公司總經理易清平在接受記者的采訪時是這樣評價陳育林的︰“他工作踏實,為人誠懇,多崗位無私奉獻,特別是在傳幫帶上,帶出了一大批在業務上能獨當一面的年輕人。”
是的,不善言辭的陳育林不會說那麼多的大道理,卻總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感染和引領著身邊的年輕人。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次經歷,為了不放過一個礦苗子,那麼險峻的山陳老都能上,下次不管遇到多陡峭的山,我也會想辦法爬過去。”地礦公司工程師夏訓文和我們談起了2014年和陳育林在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銅礦地質調查項目的一次野外勘探經歷。
      當時,他們住的地方離礦區有80多公里,每天要驅車一兩個小時才能趕到礦區。有一次在進行礦區調查時,車子開到了路的盡頭,需要步行幾公里才能到達調查點。抬頭望去,只見山體由一個個光禿禿的裸露基岩構成,山石多、山崖陡、山體滑,想要徒步上山十分困難且危險。剛參加工作不久的夏訓文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便提議從旁邊較為平坦的路上山。當時,陳育林並沒有反駁他,而是與他兵分兩路上山,自己沿著成礦構造追溯,一路翻山越嶺。最終,在有利部位進行槽探揭露驗證,陳育林發現了礦苗子。正是陳育林身體力行的教導,讓夏訓文明白,只有敢于攀登最險的峰,才不會錯過沿途最美的“礦景”。
      “只要是出任務,陳總永遠是那個走在最前面的人,等到確定沒有危險了,才會叫我們跟上來。”在地礦公司小青年的眼中,陳育林不僅是個專業過硬、平易近人、工作踏實、以身作則的好老師,還是那個“披荊斬棘”的領路人。
      江西省贛縣松山排鉛多金屬礦普查是地礦公司2013年承擔的一個勘探項目,普查區山高林密,還有許多由個體采礦者挖掘的采礦巷道,稍不留神,時刻都有跌入民窿的危險。雖然早已年過半百,還有風濕性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等老毛病,但陳育林仍然堅持每天和大家一起上山。大家每天背著干糧出發,項目上的年輕人擔心他腰傷復發,想幫他分擔。陳育林卻說︰“你們的東西已經夠多了,我自己的東西我能背。”
      白天野外地質調查時,陳育林都會叫年輕人走在他身後,由于走在最前面,好幾次踩空險些入坑。為了摸清礦體規模、產狀及特征,就必須對民窿進行逐一的調查。有些民窿荒廢了幾十年,成了老窿,不僅有蛇、老鼠、蝙蝠等不明生物,還充斥著一股刺鼻的味道,連當地老百姓都不敢進去。為了查明老窿內的地質情況,陳育林總是身先士卒,第一個爬進僅能容納一人行走的狹小民窿,確定里面沒有危險後,才會叫他們進去。
      身先士卒,把困難留給自己,把方便留給別人,是陳育林對自己的苛求。對于單位年輕人業務技能的傳授,陳育林更是將其視為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自20世紀90年代地質行業低迷以來,地調院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充實過年輕力量,當2004年地礦公司成立時,出現了嚴重的人才斷層現象。作為傳幫帶的主力軍,陳育林在教導年輕人時總是傾囊相授、毫無保留,要求也特別嚴,特別強調學以致用,把理論知識與生產實踐相結合。
      地礦公司的青年骨干方磊介紹說,2015年在德興石塢金礦盡職調查項目時,陳育林每天帶領大家一起下高差達100多米的坑道,在坑道內作業的同時,還要手把手教年輕人怎麼取樣、編錄、在素描圖中哪個位置標注等。以刻槽取樣工作為例,一些年輕人剛參加工作時,由于缺乏工作經驗,在取樣時往往忽略了位置這一重要因素,有的可能在頂上取樣,有的可能在壁上取樣。“在圈定礦體、計算儲量時,刻槽取樣位置的不同,往往會影響圈定礦體的面積,進而影響儲量計算。一條礦體的時候影響不大,但是一旦礦體多了,就會嚴重影響準確性。”這時,陳育林總會及時糾正,耐心解釋原因,並要求他們嚴格按照規範執行,每次都在統一的位置取樣。
      項目部不乏高學歷的年輕人,為了提高他們的實踐能力,讓他們盡快成長,回到項目部,陳育林仍然停不下來,他總是會結合白天的工作,教導年輕人如何將理論知識與實踐生產相結合。陳育林還時常與年輕人打成一片,喜歡和他們一起討論工作,善于傾听大家的意見,每每有年輕人提出好的想法時,他總是會大加贊賞,並默默記下運用到之後的工作中。
      此外,陳育林還十分關心項目部成員的衣食住行。外出作業時,他總是仔細留心每個人的喜好和口味,時不時地詢問大家想吃什麼,盡可能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想方設法改善伙食。有時野外作業住在老鄉家,條件簡陋,門窗不嚴實。遇上刮風下雨的天氣,陳育林就會睡不著,總是半夜起身去檢查大家的門窗,確認不會漏風漏水,他才能安睡。
      在陳育林的幫助和關愛下,地礦公司的年輕人快速成長起來,大都成為了技術全面、有著豐富經驗的項目經理和技術骨干,為地礦公司的發展作出了各自應有的貢獻。地礦公司也從當初成立時僅有10余人的小隊伍,不斷發展壯大成如今擁有近90人的專業化團隊。
      早已過了知命之年的陳育林本該像一些人一樣,回機關“享享清福”,謀個輕松的差事。但他依然選擇堅守在基層一線,用責任、忠誠、擔當譜寫著贛核人的忠誠奉獻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