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普之窗 >地質人物
三代有色人的不了情
信息來源︰中國礦業報 瀏覽次數︰129 發布日期︰2019-05-13 09:43:46

       近幾個月來,安徽銅陵有色銅冠建安公司質檢員曲毅格外忙碌,整天泡在施工現場,大到整個設備,小到一個元件都要把關,生怕出現閃失。而與他同在一個單位的父親曲波退出科干崗位後不褪色,仍然扛起守護員工的安全重任,默默地站好最後一班崗。這對“父子兵”用實際行動履行著家風約定,書寫著對企業的厚重情懷,在安徽銅陵有色銅冠建安公司上下傳為佳話。
       “不能給父輩臉上抹黑”
       曲毅是“半路出家”到建安公司的。他大學畢業時,就參軍到部隊大熔爐里鍛煉,退伍後在銅陵海螺水泥廠干了5年安全員。2013年,銅冠建安公司招聘電工,他就來了。曲毅說︰“選擇來建安,或許就是情結。爺爺奶奶和父親都在這里工作。”
       銅冠建安安裝公司是一個“流動單位”,哪里有活就去哪里。曲毅工作第一站就去了100公里外的銅山銅礦分公司,當了一名電工學徒,跟著師傅學習礦山電氣設備安裝,從炎熱的夏天一直忙到寒冬臘月才回家。
       第二年開春,曲毅隨“大部隊”遠征到江西撫州,吃住都在臨時搭建的簡易房子里。他白天忙于電氣設備安裝和調試,晚上給自己“充電”到深夜,揀起大學里的機電一體化課本看了一遍又一遍。
       曲毅說︰“我是隨遇而安的人,對吃住不講究,最怕的是業務知識不夠,那樣很丟人。”廬江礦業公司是曲毅目前干過時間最長的地方,3年多時間,1000多個日日夜夜,為了工程早點結束,曲毅有家也很少回。
       “當年許多和他一起招聘進來的電鉗焊工,已經走了2/3。”曲毅說,“想想父輩的苦和累,我若當‘逃兵’,就是給父輩臉上抹黑。”
       現如今,已拿到了建築安全員、電氣質檢員和助理工程師證書的曲毅,工作崗位已由電工變成了電氣質檢員,主要從事特種設備檢驗等工作。“質檢員比電工要懂得更多、技術要求更高、責任心更強,不努力學習就會落伍。”曲毅說。
       “良好家風,是錢換不來的”
       在曲毅的記憶里,父親年輕時長年奔波在外,一年也見不了幾回面,他是由爺爺奶奶帶大的。“爺爺是個嚴謹的人,從小就要求我背古詩和寫字,教我做人做事,這些對我今後的人生影響很大。”曲毅說。
曲毅的爺爺曲文治是個東北漢子,高大魁梧,20世紀30年代出生,先後在山東、河南等地工作過。1957年,為了響應國家號召,他千里迢迢來到了安徽銅官山礦務局,先後在銅官山有色金屬建築安裝公司任技術員、機電科長、安裝隊長,直到1996年在質計科長崗位上退休。
       “父親特別能吃苦耐勞,住了幾十年的茅草棚,吃的是窩窩頭和稀飯。他為人正直,是個嚴父。他時常告誡我生活上苦點不要緊,但工作上不能出差錯。”曲毅的父親曲波始終牢記父親的忠告。
曲波的母親是隨著他父親一起來銅陵扎根的,是個老黨員,在建安公司一直干會計工作,不僅嚴格要求自己,還時常諄諄教誨曲波︰“工作不能弄虛作假,更不能搞歪門邪道。”
家規在曲波心中留下很深烙印,更激發他頑強拼搏的斗志。在他後來擔任項目經理的生涯中,年年被評為優秀項目經理,這在銅冠建安公司歷史上很少見。
       “父母是帶路人,我必須傳承下去”
       曲波說︰“父母一貫身體力行,年輕時拼命工作,老來時也不拖我們後腿,讓我在外面安心工作。”1994年到2004年,銅冠建安公司為了開拓外部建築市場,曲波帶領一批員工先後在上海和福建等地創業,一年半載都回不了家,小曲毅就是父母一手帶大的。
甩開膀子干事的曲波,辛苦努力有了驚人創舉。1994年,他不但帶人承建了1.6億元造價的五松招商市場工程項目,太和路小學項目工程還獲評為上海寶山區質檢站安全標準化工地,使建安公司名聲大振。2004年,曲波在完成福建龍岩電極車間項目後,結束了在外面闖蕩生涯,回到了銅陵繼續干他的房建老本行。
       讓曲波沒有料到的是,干了一輩子房建的他在2012年改行了。由于銅冠建安公司實行轉型發展,工作重心由民用建築轉向工業建築,曲波又開始他的新一輪創業之路,集中精力投入到廠房建設、尾礦庫治理、地質災害治理等工作中,直到2018年7月份退居二線前,還奮戰在天馬山充填站工程工地,被大家喻為不服老的“拼命三郎”。
       “如今,我父母都已去世了,我也即將退休。只有曲毅一人身在建安,我希望他踏實工作,多學些技術,要對得起養育了我們三代人的建安公司。”曲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