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普之窗 >地質人物
“江口沉銀”藏寶圖出自地質人之手
信息來源︰中國礦業報 瀏覽次數︰361 發布日期︰2017-05-31 10:09:59
      2017年4月19日,成都的氣溫一下子飆高到了接近30攝氏度。在位于棗子巷的四川省地礦局物探隊的總工辦公室里,70多歲的高工李明雄興奮地向記者展示了他當年親手繪制並被政府當時要求不得泄露的“江口沉銀”藏寶圖和地形圖,這距離他最早參與“江口沉銀”物探工作,已經過去了整整25個年頭。
      天賜機緣
      時光倒退回25年。
      1992年12月上旬的某一天,四川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明清歷史的王綱教授急沖沖地走進了物探隊生產科,正好踫見了當時風華正茂的李明雄。一番寒暄之後,王教授表明了來意,希望物探隊派出相關地質科技人員參與彭山縣雙江鎮地區“江口沉銀”的考古勘察,李明雄沒有半點遲疑就滿口答應了,並立即向隊上作了匯報。
      李明雄之所以答應得那麼爽快是有原因的︰他本來就是彭山人,他的童年少年時期都是在彭山縣城度過的,關于“江口沉銀”的歷史傳說以及“石龍對石虎,金銀萬萬五,誰人識得破,買得成都府”的童謠早就耳熟能詳;他雖然沒有親眼見過石虎、石龍,但听說過張獻忠十萬大軍、金銀千船沉入江底的故事;他還听說過有老鄉從河底摸起過銅關刀,甚至還听說縣上的某人在雙江鎮釣魚時,意外地釣起來了一個銀元寶。李明雄那時候就想,要是能鑽到江底之下,把那些金銀財寶都弄上來該有多好啊!
      1992年12月23日,彭山縣人民政府縣長助理吳景才主持召開了合作探尋江口段河道文物的協商會議,就合作事項、方式、探測範圍、時間、探測手段、技術力量和其他事項做了議定並簽署了協商會議紀要。這是一次高度保密的會議,物探隊作為勘探技術隊伍,將無償進行勘探工作,彭山縣人民政府只是為勘探人員提供食宿方便。“王綱教授也出席了這次協商會。”李明雄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時仍感慨萬千,“那個時候我們根本就不會討價還價,免費勘探自然也二話不說,欣然領命。”
      李明雄,1960年考入成都地質學院(成都理工大學前身),就讀的是地球物理勘探專業,從1965年參加地質工作以來,一直從事地球物理勘探,從沒有放下過自己的專業,足跡踏遍了四川、河南、青海、貴州、安徽、陝西、內蒙古、新疆的山山水水。
      李明雄利用物探這個勘探利器建樹頗豐︰在固體礦產方面,分別在河南、青海發現了富銅礦、富鐵礦;在石油天然氣方面,經過10年的潛心鑽研,獨自編寫完成了《四川盆地利用重磁資料預測天然氣勘查開發前景研究報告》,這份含金量極高的報告,預測出了四川盆地48個天然氣遠景區,其中龍泉驛洛帶和蒼溪縣元壩兩個地區已被後來證實為特大型天然氣田,預測準確度達到了國內領先水平;在勘查地下水方面,主持完成了川中南部、儀隴等7個縣13個鄉鎮尋找地下水項目,解決了干旱缺水、人畜飲水等困難,其中在南部縣大坪鎮,采用電法勘探確定井位,打出的一口28米深井,每天出水200多噸,解決了4000多人的飲水問題。
      尋古探幽
      “探測範圍︰雙江鎮街北段往北500米處府河與古南河口交匯處下游至鄔店渡口之間,全長約3公里。寬以府河上游的右岸(臨雙江鎮一側)至左岸河道100米範圍內。探測深度為地面(或水下)6米左右。工作時間︰1993年1月3日至9日,一星期內完成初步試探工作。試探工作結束一星期內向彭山縣人民政府提交探測結果報告……”這些內容,摘自1993年1月15日,由李明雄作為第一編寫人編寫的《四川省彭山縣雙江地區探測金屬工作成果報告》。已經有些泛黃的紙張,油墨雖然濃淡不均,但相關內容還是清晰明了。
      據李明雄介紹,接到任務之後,項目組便制訂了詳細的工作方案。
      1993年1月3日上午,李明雄一行10人從成都出發,當天下午到達雙江鎮後,就立即開展探測工作。
      李明雄他們做的第一項工作就是進一步了解當地的地質及地球物理特征。踏勘發現,工作地段大部分在府河和岷江河道中進行。河道兩岸為河灘地——第四系沖擊層,河道靠雙江鎮岸邊一側為白堊系上統夾組磚紅色砂岩夾泥岩。工作河道以及河灘地為無磁性和激發極化率較低(小于2%)的岩石出露地區。這樣極小磁性干擾的地區,恰好有利于開展激電法和磁測法等物探工作。
      “所謂的激電法,就是通過當時的DWJ-1A型微機激電儀開展探測,其原理是通過觀測到金屬產生的激發極化點位變化,從而達到尋找金屬的目的。”李明雄介紹說,“磁測法則是采用JGS-Z/MP-4-A型磁力儀,通過觀測磁性金屬產生的磁場特征,達到尋找磁性金屬的目的。”
      在工作區域,他們每隔200米就確定為一條勘測線,並在事先確定的測點兩岸各穩穩地埋下一根木樁,然後用一根繩索將兩岸的木樁連接起來,載有工作設備和人員的船只順著繩索開展工作,每隔5米就要進行一次探測,一條200米長的工作線上就密密麻麻地布置了40處探測點。“之所以這麼加密,就是不放過任何一個異常點。”李明雄說,“有些重點點位,還要反反復復核查很多遍。”
      李明雄他們利用激電法完成了剖面16條,剖面線距100米、200米,點距4米,剖面總長度1240米。
      那時的岷江上寒風凜冽,李明雄他們拿儀器的手凍得通紅,越是凍得瑟瑟發抖,越不敢有絲毫懈怠。一些水流湍急的區域,工作開展起來非常困難,探測機械無法正常工作,必須耐心細致,反復調試。為了趕進度,搶時間,李明雄他們天一亮就開工,一直忙到天黑才打道回府。即使回到住所,他們還得加班加點統計匯總有關數據,研究部署第二天的工作。
      李明雄他們在工作中還大膽創新,在進行測線標志和成圖方法時,由于工作區沒有大于1:2.5萬比例尺的地形圖,他們便用國家測繪總局1967年出版的1:5萬地形圖CH-48-64-b(彭山)放大10倍,繪成1:5000地理圖作為工作用圖,同時采用測繩量距,地質羅盤定向確定測線位置,並用黃油漆在靠雙江鎮岸邊一側的固定建築和原生岩石處標記測線號,便于以後查找。
      磁測工作分別在七個區域開展,分別標注為M1……M7,高精度磁測共完成剖面72條,點距4米,剖面總長度7030米,每個區域的探測結果都做了詳細的記錄。比如,被李明雄他們認定的重點區域M3是這樣描述的︰“M3地段(3、4線剖面一帶),4線的局部磁異常顯示較好,水深5米,是河岸向內彎曲的回水處,也是物件容易沉沒之處,推斷此處有鐵及其他金屬器件存在的可能,埋深水面下6米左右。”
      李明雄還透露,那次的勘測工作是在高度保密的狀態下進行的,包括他們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們在探寶。當地一些老百姓常來打探,問他們是不是在找張獻忠沉船的寶貝,李明雄他們也只是搖搖頭說︰“我們搞水文工作,正在進行水文地質測量測繪。”
      那次探測工作結束後,李明雄他們進行了很好的總結,也給彭山縣人民政府提出了很好的建議︰希望對M1、M2、M3、M4這4個異常地段,進行更為詳細的探測,將最初200米的線距加密為20米,點距4米,以便更準確定位和劃定異常範圍;在詳細探測的基礎上,選擇1至2個較好的異常地段進行試挖和打撈工作。
      回到成都後,李明雄他們就拿出了3份《四川省彭山縣雙江鎮地區探測金屬工作成果報告》,提供給了彭山縣人民政府,其中一份保存在該縣文管所。
      鐵證應驗
      那次“江口沉銀”探測工作結束後,李明雄像突然變了個人一樣,他所有的心思好像都在一夜之間全部呼叫轉移到了“江口沉銀”這件事情上來。真相不浮出水面,李明雄心頭的這塊巨石也就一直壓著。
      後來,李明雄結合探測,苦心收集到相關資料,花了兩個多月時間,繪制出了藏寶圖,也就是“江口沉銀”示意圖。
      最初的幾年,李明雄一直沉默不語,因為他記得,彭山的父母官是有過交代的,一定要高度保密。
      1999年,距離李明雄他們江口沉銀探測已經過去差不多7個年頭了。這年的4月23日到4月28日,頗有影響力的《成都商報》連續一周在一版顯著位置刊登了有關啟動“江口沉銀”的勘探發掘有關消息,《江中有沉銀千船》、《藏寶圖貨真價實》等報道,亮瞎了讀者們的眼球……這其中大聲呼吁的,甚至提出“耗資200萬元,圍堰截流探測打撈”建議的,正是當年邀請李明雄他們參與探測的歷史學家王綱教授。
      為“江口沉銀”魂牽夢繞的李明雄再也坐不住了。1999年4月28日,李明雄拿著自己繪制的“藏寶圖”前往《成都商報》社,第二天,《成都商報》就在一版顯著位置刊登了《省地勘局7年前曾尋寶並繪詳圖——三處有寶》。直到這一天,四川省地礦局物探隊的同事們,才知道了李明雄原來是如此的深藏不露。
      1999年5月18日,四川電視台進行了“江口沉銀”的報道,李明雄在電視熒屏上露面,講述了自己和同事參與“江口沉銀”探測的全過程。
      從首次參與“江口沉銀”探測工作後,李明雄就注意收集國內外的相關報道,目前已經收集了厚厚一大本,一有空就拿出來翻閱,看看有什麼新的發現。每次回彭山老家,他的心思也更多地在于收集“江口沉銀”的有關傳說和圖文資料。
      2009年4月28日,中國地質大學(武漢)高科資源探測儀器研究所梁慶九所長,帶領師生采用CUGTEM-4型瞬變電磁儀,對李明雄他們當年探測發現的重點區域——M3異常進行詳查,結果發現異常達上萬數量級,局部異常範圍7米~8米,厚1米~2米,推斷低阻金屬物達到100多公斤。李明雄和中央電視台4套“走進科學”欄目組參加了此次勘測並全程錄制了視頻。
      2009年11月7日~10日,中央電視台連續4天播出了紀錄片《尋找遺失的寶藏》,重現了當年李明雄他們的探測過程,並在異常表現最好的M3區域進行了探測和科學實驗。結果顯示,異常仍然明顯,異常帶長7米、寬2米、深3米~5米。專家推測,如果這些金屬物是金銀器,那麼從體積上算,至少能夠裝滿一輛大卡車。應邀前往探測現場的李明雄異常興奮。
      2015年,彭山縣警方破獲一起盜竊江口沉銀遺址的特大案件,盜竊分子盜走的文物涉及有金印、金冊等,價值超過人民幣一個億。這些鐵的證據從另一個側面,證實了張獻忠江口沉銀之說。尤其是西王賞功幣(大西,為張獻忠的國號,張獻忠為大西國皇帝)、金牌為張獻忠“江口沉銀”提供強有力的實物證據。
      圍堰截流,一探究竟。2017年1月5日,規模空前的“江口沉銀”考古發掘工作拉開序幕,通過考古發掘工作人員兩個多月的艱苦奮戰,已發掘面積10000余平方米,共出土文物10000余件,包括西王賞功金幣、銀幣、大順通寶銅幣、金冊、銀冊、銀錠,同時還有戒指、耳環和發簪等各類金銀首飾,鐵刀、鐵劍、鐵矛、鐵箭鏃等兵器。有關專家指出,這些出土文物,不但具有極高的科學、藝術和歷史價值,而且對于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經濟史和軍事史,特別是進一步研究和認清“張獻忠剿四川”的真偽性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專家們深信︰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儀器,“江口沉銀”將會有更多驚人發現。
      需要說明的是,這次重點考古發掘區域,正是25年前李明雄他們通過磁法確定的M2-M3區域。
      最後讓我們記住,參與1993年彭山縣雙江鎮地區探測金屬工作的四川省地礦局物探隊的地質工作者的名字︰
      李明雄、王榮漢、付紹毅、丁鑒、薛欽昌、張義德、黃正躍、馮瑞濤、羅宗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