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普之窗 >地質人物
在心底種下一片星辰大海
信息來源︰中國礦業報社 瀏覽次數︰571 發布日期︰2017-09-30 08:59:59
      大海上的清晨靜謐而美麗。偶爾海風吹過的波瀾,轉瞬之間,便消失不見,然後四周又歸于寂靜。海面上一覽無余,有的只是海天一線的壯闊。朝陽從雲層中露出了頭,努力地透過雲層,將第一縷陽光照射在海面上,平靜的海面一下子有了朝氣……
      中國地質調查局基礎調查部副主任、天然氣水合物試采現場指揮部辦公室主任邱海峻說他最喜歡的便是這樣的海上清晨。在海上鑽井平台“藍鯨1號”上工作的日子里,他每天都要習慣性地先眺望這海上的日出。在他看來,即使是與北京的家人相隔2000多千米,但彼此一抬頭,看見的總是同一輪朝陽。
      從茫茫大陸到星辰大海
      其實,邱海峻與海洋的相遇來得很晚。他2003年博士畢業于吉林大學構造地質學專業,先後在國土資源部油氣資源戰略研究中心、中國地質調查局油氣中心從事地質調查工作。從求學到工作,他跟油氣地質打了20多年交道。直到一紙調令,改變了這一切。
      2015年底,邱海峻突然接到任務,組織天然氣水合物試開采工作。在此之前,邱海峻對“可燃冰”只聞其名,卻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可燃冰試采團隊的一員。從陸地到海洋,工作環境和工作對象都發生了重大變化,而可燃冰試采又是一場關乎未來能源格局的重大戰役,邱海峻深知,此次“出海探冰”會是困難重重。但是,留給邱海峻轉變身份、適應新工作崗位的時間並不多了。
      2016年5月6日,廣州海洋局成立水合物試采現場指揮部辦公室,具體推進試采相關工作,下轄地質、工程、模擬、測試、綜合5個工作小組。邱海峻任試采指揮部辦公室主任。
可燃冰攻堅戰的集結號已經正式吹響了!
      從知其所以然到造其然
      既來之,則干之。
      邱海峻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可燃冰試采的準備工作中。本次試開采的是分布于泥質粉砂地層中的擴散型水合物,儲層埋藏淺、厚度薄、飽和度低、滲透性差,試采面臨的難題重重。
      面對“日產10000立方米天然氣、持續產氣一周以上”的目標,邱海峻明白,前期井位選取工作至關重要。在接到召開試采井位論證會通知後,他迅速組織骨干認真研究前期南海北部陸坡水合物調查的成果,在短短的10天時間內,成功鎖定神狐海域W11-W17和W18-W19兩個礦體,並優選了4口試采井,對目標層段進行了重點描繪刻畫,並創新性地提出了水合物二次成藏模式。
      井位選取關乎試采成敗,邱海峻深感壓力山大,指揮辦先後到東方物探、CGG、中海油湛江分公司、中石油浙江分公司、南京大學等單位調研,並多次邀請各方專家,組織召開專題研討會,反復論證優化井位。事實證明,井位的精準選定為後期工程提供了充分的地質依據,也為最終的試采成功奠定了堅實基礎。
      從2016年7月至12月期間,指揮辦進入了任務最繁重的準備階段。邱海峻與同事們先後走訪了中海油、中集等單位,先後調研興旺號、中海油981、藍鯨1號等平台,最終優選全球作業水深、鑽井深度最深的半潛式鑽井藍鯨1號作為試采平台,同時還分派人員跟隨輝固航海者號鑽探船,現場跟蹤工程地質調查情況。
      2016年10月~12月,工程設計及平台建造進入關鍵階段,邱海峻又帶領指揮辦的同事們兵分幾路,跟蹤平台生產作業準備、鑽井技術、人工舉升、完井防砂和現場測試等模塊。40多天來,他冒著嚴寒,足跡遍及北京、天津、煙台和敦煌,舟車勞頓,實地掌握了工程準備最新進展,順利完成了工程詳細設計的優化,保證了平台的按時交付。
      一簇火苗點亮南海神狐海域
      2017年,可燃冰試開采被列為中國地質調查局五大地質科技攻堅戰之首、“一號工程”。
      從3月20日試采現場指揮部辦公室前移至藍鯨1號平台,到5月10日火炬臂第一次點火,在這50多個日日夜夜里,用邱海峻自己的話說“就像南海上的風浪一樣忐忑不安”。這種不安,不僅是對試采結果的難以把控,還有來自外界的壓力。但隨著工作的逐漸推進,他和同事們也慢慢地有了底氣。
      既干之,則干好之。
      項目組勇往直前的底氣,來源于中國可燃冰在長達20年的不懈探索中積累的科學經驗,來源于中國自主建造的、代表當今世界海洋鑽井平台設計建造最高水平的鑽井平台,來源于項目組分析的上千組來自試采站位的沉積物樣品、開展的50余套降壓方案的模擬工作……
      5月10日,火炬臂點火成功。經過測試,產氣量最高時達到了3.5萬立方米/天,整個平台都沸騰了。要知道,項目在設立之初最開始定下的目標是3000立方米,最後幾經調整,最終定下了“日產萬方、連續一周”的目標。日產3.5萬立方米的產量,是誰也沒有想到的,這無疑是一針強心劑。邱海峻強壓住內心的激動,調整好情緒,開展後續的工作。因為他清楚,最終的目標是連續穩定的產氣,產氣時長和產氣總量達到要求。
      天道酬勤。
      5月18日,可燃冰試采第8天,累計產氣超過12萬立方米,最高產量3.5萬立方米/天,超額完成了“日產萬方、持續一周”的目標,我國南海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宣告成功!
      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來賀電,盛贊“這是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落實新發展理念,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政治優勢,在掌握深海進入、深海探測、深海開發等關鍵技術方面取得的重大成果,是中國人民勇攀世界科技高峰的又一標志性成就,對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具有重要而深遠的影響”。
      消息一出,世界震驚。
      因為此次海域天然氣水合物試采成功,不僅是中國首次,也是世界首次成功實現資源量佔全球90%以上、開發難度最大的泥質粉砂型天然氣水合物安全可控開采。
      5月15日,日本宣布第二次試采由于出砂問題再次中止。在可燃冰領域,中國成為了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
      不曾在黎明前的灰暗中迷茫
      大海包羅萬象,但也波濤暗涌。
      6月20日凌晨3點鐘,邱海峻寫下了這樣一段話“等待,在漫漫長夜;認知,遙遠又煎熬。探索之路如此漫長,認識新規律如此艱難,希望轉機就在不遠處,相信曙光就在前方”。
      那時,試采平台剛剛遭遇今年第2號台風“苗柏”的正面襲擊。盡管在此之前,項目組已經做好了應對部署,召開台風專題討論會,分析台風可能對人員和設備造成的風險,完善台風應急部署程序及應對措施,確保人員、設備安全。但是最大風力達到11級的“苗柏”還是造成平台電泵電纜損壞,使得生產失去排液途徑,這將會導致井下隨時可能因出水問題而停產。在此危急時刻,指揮部當機立斷,決定啟動氣舉排液備用方案,服務公司CPOE積極配合,迅速組織調運連續油管及制氮設備,在井下大量積液之前,成功餃接,確保生產過程連續平穩。
      除了台風這樣的突然訪客,其實平台上每一天的工作都面臨著許多意想不到的問題。就如試采現場指揮部指揮長葉建良所說的那樣︰“試采面臨三大難點︰一是無經驗可循;二是儲層開采難度最大;三是沒有專用設備和材料。”中國的可燃冰試采每一天都是全新的,是創造紀錄的,是自己摸索嘗試的。
      中國讓可燃冰開采由理想變成現實?
      截至2017年7月9日下午14時52分,我國南海天然氣水合物試開采連續試氣點火60天,累計產氣量超過30萬立方米;取得了持續產氣時間最長、產氣總量最大、氣流穩定、環境安全等多項重大突破性成果,創造了產氣時長和總量的世界紀錄。我國取得了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發理論、技術、工程、裝備的自主創新,實現了歷史性突破。
      在中國天然氣水合物長達20年的不懈探索中,先是老一輩的地質科學家們敗而不餒、挫而彌堅,不斷探索嘗試,直至首次鑽獲實物樣品,首次證實超千億方級天然氣水合物礦藏。後有年輕科研人員開拓思路,銳意創新,最終讓可燃冰這個落後的科研項目,通過二十年的彎道超車,實現領跑世界的逆襲。
      中國地質科技工作者數十年科技創新的精神一脈相承,在能力建設方面的不斷探索,終于在這個夏天,收獲了果實。
      邱海峻說,最初喜歡在大海上抬頭仰望,是想與家人一同分享這一輪朝陽。朝陽代表著朝氣與希望,每一次看著它沖破雲層,也能帶給自己無限的動力。但是時間久了,其實自己最喜愛的是遍布星光的大海。在自己每一次獨自觀察火炬臂、檢查閥門的夜晚,伴隨著自己的就是海上的濤聲和閃閃的星光。
      他總會想,孤獨終將過去,黎明還會遠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