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隊伍建設 >專題活動 >局“我和我的祖國”征文活動
你追我比為幸福 敢叫日月換新天
信息來源︰七隊 瀏覽次數︰18 發布日期︰2019-12-09 09:45:18

——感懷於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

有色七隊 魏俊生

       人比人是人類社會常用的一種“御心術”,以一種自戀的滿足(當你成功時)和自戀的受挫(當你失敗時)來充分的約束一個人。人比人以及由此產生的成功與失敗的體驗,相當于一條心理的皮鞭,失敗時抽打你,讓你痛苦不堪;成功時輕輕的撫觸你,讓你得意忘形,目的都是為了讓人接受社會規則,即使這些規則有違人的本性。    ---俞林鑫

       俗話說︰“人比人,氣死人”。意即︰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鑽了牛角,氣死個人。也就是說你以為你自己很了不起,其實還有比你更了不起的人。究竟人與人比,怎樣比?與誰“比”?比什麼呢?
       我出生于豫北一個窮鄉僻壤的小山村,生產生活條件極其艱苦,到本世紀初也還沒有電燈和自來水,現在想來環境空氣倒是不錯;20世紀80年代初我考上了大學,鄉鄰們羨慕啊,從山溝到了城市,從農村戶口變成了吃商品糧。當時我們學校一個系一屆只有一個班30個學生,畢業時我們班只有3個一級指標,還要按德、智、體全面考核去進行,給了我一個,直接分配到省屬一個大中型企業。畢業參加工作時不到20歲,踏踏實實地工作了15年多,工作和生活再困難也沒有想過要換換崗位調調工作,自我感覺能力很強,業務水平過硬,與一起工作的同事比業績很突出。然而拋開單位再看看以前的同學,隨著國家社會形勢的變化,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經濟體制改革的推行,當年羨慕我有穩定工作的同學們竟然有了比我翻一番的工資、寬敞的住房、家庭小轎車。一時間讓我無所適從、惘然無措。
       以前人們常說的“30年河東,30年河西”如今已變成了“3年河東,3年河西”,甚至更快。在這種惶惑不安中我認真思考了一下,就我個人而言,從參加工作至今這些年來,工資在不斷提高,也搬過幾次家,每搬一次,房子就大一點,環境也好一些。
       那麼,人與人該怎麼比呢?我想,就個體的幸福感而言,應該這樣比︰一是縱向比,現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比;二是橫向比,就和某些方面不如自己的人去比。這兩種比法能更好地引導自我良好情緒,積極地生活下去,這樣比利于生活、利于生存、利于穩定,更有利于家庭和社會發展。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絕大多數情況下,人們是不能進行正確比較的。
我有個朋友,家庭條件還可以,個性較強,所以工作中、尤其生活中要求較高標準,穿衣購物要名牌,吃飯高檔次,住房要求高,孩子上學要到最好的學校,時時事事處處和別人攀比,消費越比越高,以至于入不敷出經濟虧空,導致後來家人開始相互怨懟大打出手,家庭關系極不和諧。更是在鄰居、朋友、同事、親戚間造成極壞的影響。
       看來,“比”真的是一門學問,究竟應該怎麼比,值得每個人深思!
      “比”有三種境界︰第一種境界的“比”是比干勁,比工作,比學習,比奉獻。這種“比”,方向、方法對頭,能比出遠大的理想和正確的人生道路,能比出人的精神風貌,能比出志氣、風格、覺悟和素養,能激人奮進,促人進步。這種“比”才是新形勢下的干部尤其是黨員領導干部應有的高層次、高境界。第二種境界的“比”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胸無大志,安于現狀,不思進取。正如清人《行路歌》中所言︰“別人騎馬我騎驢,仔細思量我不如;回頭只一看,又有挑腳漢。”這種“比”,會把人比得天天無所事事,處處隨遇而安,思想上缺乏朝氣,工作上沒有銳氣,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這種“比”是庸俗的“比”。 第三種種境界的“比”是比待遇,比實惠,比享受,比名利,比地位。這種“比”,會把人比得猥瑣不堪,趣味低俗,甚至會喪失一名共產黨員最起碼的人生準則,腐敗墮落,成為人類不齒的千古罪人,像成克杰、胡長清、陳希同、黃松有、周永康、甦榮、郭伯雄、徐才厚之流,不是很令人深思嗎?
        人們常說的︰“待遇上要跟低的人比,工作上要跟高的人比。”這正是在倡導我們要有積極進取的工作作風,要比作為、比成績、比奉獻。
        雷鋒同志說過︰“生活上,要向最樸素的人看齊;工作上,要向最勤奮的人看齊。”在事業上、工作上,要永遠和高者相比,惟此,我們才能做到無私無畏,輕裝上陣,所向披靡。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我們更應該在無私奉獻、鞠躬盡瘁、攻堅克難、精益求精、創新發展方面去“比”,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上去“比”。
我們要和焦裕祿同志比奉獻。他身患肝病,即便在擴散後期依然關心著人民群眾,縣里的同志和蘭考的群眾代表前來看他,他不談自己的病,首先問縣里的工作、生產情況。問張莊的沙丘封住了沒有?趙垛樓的莊稼淹了沒有?秦寨鹽堿地上的麥子長得咋樣?老韓陵的泡桐樹栽了多少?他還囑咐同志們︰“回去對縣委的同志們說,叫他們把我沒有寫完的那篇文章寫完;還有,把秦寨鹽堿地上的麥穗拿一把來,讓我看看”。臨死前,他還反復要求把自己埋在蘭考的沙丘上,掛念著為人民治沙的工作。
       我們要和有著工匠精神的鉗工鞏鵬比精益求精。中國航天科工三院33所鉗工鞏鵬能用電鑽在直徑0.2毫米的零件上打孔。2009年以前,研磨精細零件只能委托一家企業代為加工,由于會研磨的技術人才少,企業常常拖延供貨時間,這讓做鉗工的鞏鵬很是看不下去,他決定要爭這口氣,自己嘗試著研磨。不僅最終干成了,而且一下子把產品合格率從50%提高到了100%,研磨時的小動作他要花5年時間來練習,成為我國導彈精確制導研磨師。
       我們要和韓利萍比創新鑽研。韓利萍是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首席技能專家,她27年如一日,從一名普通女工成長為精通數控工藝、編程及操作的復合型高技能人才。先後完成“神舟飛船”、“繞月探測工程”、“長五、長七”以及國家重點型號科研生產任務。多年來,她的創新成果達到300余項,創造價值累計達到2000多萬元。她親眼見證了中國航天取得了一個又一個輝煌。
       我們要和敢為天下先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比。他反復強調一個觀點︰華為5G和微波技術是最好的。作為國際領先的ICT基礎設施和智能終端提供商,華為在多個科技領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目前,華為已經成為全球領先的可以提供端到端全產業鏈5G產品(涵蓋芯片、基站、系統、終端、天線等)的高科技巨頭。華為領先于世界的科技水平亦是我們中國領先世界的有力代表。
       我們要和他們比,才能“比”出志氣來,“比”出干勁來,“比”出輝煌成就來!才能為國家和民族的強盛而不斷創出新業績,作出新貢獻,謳歌新時代,暢享新生活,在新的征程上實現新作為,叫那日月換新天,為新中國70華誕獻禮!

上一篇︰燃燒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