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普之窗 >礦業講壇
以“礦山綠色開發指數”促礦業生態文明轉型
信息來源︰中國礦業報 瀏覽次數︰88 發布日期︰2019-05-13 09:34:09

       黨的十九大報告將生態文明建設提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建設綠色礦山、發展綠色礦業,實現礦業開發與生態文明的協調發展已上升為國家意志。
       近年來,自然資源部把綠色礦山建設作為促進礦業領域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先後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並發布了九大行業綠色礦山建設規範,對促進礦業行業綠色發展和生態文明轉型發揮了重要作用。
       礦業行業綠色發展是一個系統性的工程,涉及事前(礦山建設前的調查、勘探、評價、規劃)、事中(礦山建設和開發)和事後(閉坑後的礦山地質環境治理和生態修復)全過程。然而,由于受多種因素的制約和“礦山”二字的局限性,在當前的綠色礦業推進過程中,綠色礦山建設只能偏重于在建礦山,而對于礦山建設前的科學論證及礦山閉坑後的生態恢復治理缺乏有效手段,還沒有形成從礦業權規劃設立到開發利用直至閉坑後的全產業鏈、全生命周期的綠色發展機制,導致許多地方及礦山企業只注重事中,尤其是事後的生態恢復治理,而沒有加強事前的科學設定及事中的有效管控。
       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成都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作為國家隊,以服務礦業領域生態文明建設為己任,以支撐服務自然資源礦業管理為出發點,充分發揮多年來在礦產綜合利用行業積累的獨特優勢,提出了構建“礦山綠色開發指數”體系的設想,令人耳目一新。這不僅豐富了綠色礦山建設的內涵,拓寬了綠色礦山建設的領域,也為礦業行業實現綠色發展,走產業生態化、生態產業化之路奠定了理論基礎。近日,《中國礦業報》記者就此專訪了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成都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所長胡澤松。
       《中國礦業報》︰何為“礦山綠色開發指數”?提出此設想是基于什麼背景?
       胡澤松︰“礦山綠色開發指數”就是通過建立一整套礦業綠色發展的綜合評價體系,在科學設置礦產開發“必要條件”的基礎上,通過高價值、低消耗、環境友好可恢復的礦業活動,保紅線、守底線,實現礦業的綠色可持續發展,促進礦業行業的生態文明轉型。其追求的最終目標就是礦產開發經濟高效、礦山廢物達標可控、礦區生態源頭修復。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習近平總書記的“兩山”論述是礦業發展的原則和方向。探索建立“礦山綠色開發指數”,是落實“兩山”論述、實現礦業行業生態文明轉型的生動實踐,是礦業經濟可持續發展、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直屬單位支撐服務自然資源管理的責任和義務。
       《中國礦業報》︰建立“礦山綠色開發指數”體系應該遵循哪些基本原則?
       胡澤松︰礦業開發活動是涉及“金山銀山”與“綠水青山”社會價值選項、博弈的重大課題。高價值的礦業開發既是物質基礎,也是行為保障。而低價值的礦業開發既帶不來“金山銀山”,更談不上“綠水青山”,反而會給生態環境造成破壞。“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指的是高價值的礦業開發,通過高價值、低消耗、環境友好可恢復的礦業活動,實現“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的協調統一,使礦業發展按照國家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的要求,遵循經濟建設、社會建設、生態建設的規律,服務于美麗中國建設。
       建立“礦山綠色開發指數”,是通過設置礦山開發“必要條件”,服務于政府礦業管理職能,以實現從源頭上來確保綠色開發,這也是對綠色礦山建設的有益補充。
       建立“礦山綠色開發指數”體系,必須要運用“法治思維”“底線思維”的方法,圍繞守紅線、保底線,體現政府宏觀管理意志,體現山水林田湖草國家資產管理監督的國家意志。“礦山綠色開發指數”體系是政府礦業管理必要的技術支撐,是守住管理底線必須的技術手段。“礦山綠色開發指數”可分礦種采取年度發布方式向社會公開,成為全社會開展礦業開發活動的依據。
       建立“礦山綠色開發指數”體系應該以原礦價值為經濟屬性,以礦山性質為開采屬性、以礦物性質為工藝屬性、以社會發展為投資屬性、以環境容量為保障屬性、以礦山可恢復為保證屬性,形成甄別礦山開發利用價值精準的礦山開發 “必要條件”評價體系,支撐政府礦業權設置等管理職能。這里面,“經濟屬性”是基準,其他“屬性”是基準的矯正參數。在滿足礦山開發“必要條件”的前提下,通過許可制度鼓勵企業和社會參與礦山開發活動,礦山開發利用的“充分條件”由礦業開發的主體按照技術、資金、環境、市場、管理等配置的原則,進行礦山開發方案的編制和優化,組織實施。
       建立“礦山綠色開發指數”體系,就是通過礦山開發價值評估,禁止低價值礦業開發活動,鼓勵高價值的礦業開發活動,為實現“綠水青山”奠定物質基礎。
       《中國礦業報》︰“礦山綠色開發指數”作為礦業行業一個新的研究和發展方向,應該遵循什麼樣的思路和方法?
       胡澤松︰一是“礦山綠色開發指數”設立應簡單、科學、可操作。本著公平公開、客觀科學、簡單務實的原則,突出解決主要矛盾,不求全責備,指導“礦山開發指數”影響因子的設立和數據采集,盡量減少人為的主觀判斷因素,提高政府發布信息的權威性。
       “礦山綠色開發指數”體系包括以下影響因子︰
       ——原礦價值因子︰可利用礦物價值加權構成,可參照國際金屬、非屬市場定期發布;
       ——礦山開采因子︰以剝采比等為主要參數,確定礦山開采影響因子;
       ——礦物工藝因子︰以工藝粒度、“致命雜質”含量為主要參數,確定礦物可利用影響因子;
       ——礦業投資因子︰以礦產地GDP為主要參數,確定礦山投資效能影響因子;
       ——環境承載因子︰以年均降雨量為主要參數,確定礦山環境承載影響因子;
       ——礦山恢復因子︰以可利用礦物量與加工產生廢棄物量之比為主要參數,確定礦山可恢復影響因子。
       以上“影響因子”數據的采集主要從交易市場公告、政府專項公告、國家或行業技術標準和特定礦山技術報告中取得。通過“影響因子”的關聯性、緊密性的評價模型綜合評定出“礦山綠色開發指數”。
       二是研究思路應以現有礦山地質報告、開發利用方案和環評、安評報告為重要依據,分礦種按照“六大因子”及相應的影響進行研究。研究各影響因子的等級劃分、影響因子間的權重比例,輔助計算機網絡技術,建立影響因子評價模型,形成簡單、實用、具有可操作性和指導意義的“礦山綠色開發指數”體系。
       三是實施步驟應該是先解決“有沒有”的問題,采取重點研究與示範、集中培訓、分級實施的原則,兩年內盡快推出重點礦產“礦山開發指數”1.0版;再解決“好不好”的問題,發現問題、聚焦難題、解決問題,優化影響因子評價模型,再用3年~5年的時間,將重點礦產“礦山開發指數”升級到實用版,並做到主要礦種全覆蓋。
       《中國礦業報》︰可持續的礦業活動的特征是什麼?“礦山綠色開采指數”將對綠色礦業發展帶來哪些深刻影響?
       胡澤松︰可持續的礦業活動的特征是︰
       其一,綠色礦業的基本特征是不滅失礦山自然生態屬性,以生態文明建設為理念的適度開發,必須替代竭澤而漁的掠奪式過度開發,盲目追求高指標“三率”顯得不合時宜。
       其二,礦業活動是否符合可持續發展,關鍵在于礦業活動價值的全成本覆蓋——應包括生態成本、環境成本,因此高價值礦業活動才具備可持續發展的基本特征。
       其三,金錢買不來環境,生態成本、環境成本必須在礦業開發活動過程中支付。因此,在新時代、新階段,應該反思我們既往的礦業開發理念。
       一是樹立新的資源利用理念。重新審視“采富棄貧”、“充分利用”、“低品位礦利用”的環境生態價值以及“尾礦利用”的環境生態價值,以“礦山綠色開發指數”為依據,確定其合理開發的邊際,構建以生態修復為目標的礦業活動和綠色“三率”體系,防止過度的、掠奪式的礦業開發活動。
       二是用礦山生態修復的理念指導礦業活動,避免破壞了再修復,提倡礦業活動中的環境生態修復,不僅注重經濟礦物組分的提取加工,更要關注對生態環境構成影響和危害礦物的脫除,逐步禁止礦業活動後的環境生態修復。如露天開采中的分層科學剝離,選礦尾礦干堆與礦山剝離物如何合理配伍回填,這就涉及排土場和尾礦庫建設的思路。礦業活動必須與生態建設緊密結合,礦山環境修復方案要與礦山開發方案同論證、同備案、同實施、同檢查、同驗收。建立礦山生態保證金和相應的保險制度,切實保證“礦山環境修復方案與礦山開發方案”不單是礦業開發項目的核準依據,更應成為礦業企業依法合規經營的依據,成為礦業管理部門監督檢查的依據。
       三是研發綠色礦業技術。包括綠色礦業勘查技術、綠色礦業生產技術、礦山生態修復技術,形成相應的標準化體系。
       總而言之,探索建立“礦山綠色開采指數”體系,是基于礦業全生命周期綠色發展的一次大膽嘗試,是當前綠色礦山建設的有益補充和完善,也是礦業行業實現生態文明轉型的迫切需求,應該是生態化新形勢下我國礦業行業發展的方向之一。